2018/06/24 21:24 星期日

文化园地

员工文化
员工风采
摄影随笔

员工文化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园地 > 员工文化 > 正文

来源:茅洲河项目   作者:刘继勇   摄影作者:   编辑:八局铁路   阅读:209   更新:2018年03月02日  
       一盘葵花子,一盘咸花生再加一碟糖果,手了捧着一杯热茶。不清楚这些食物凑在一起是否更鲜,更美,但是这就是年味,家的味道。
       亲戚邻里从五湖四海赶回来,为了这份团聚,也为了那份寄托和期望能在家中等到安放和回应。放下行囊,深呼吸,身体充满家中温暖的空气,再吐尽,屋外的寒冷混沌顷刻间消散。尽管时代日新月异,尽管世界瞬息万变,家永远在以着主人最熟悉的形态、声音、温度存在着。闭上眼睛也能在客厅里肆无忌惮的行走着,屋外下起了下雨,厨房的水沸了,母亲进门的脚步声。今天一如往常,湿润的冷空气包裹着身体,那热水澡和那柔软的大床是在梦中都见过几次的,让人会心跳加速的活宝,那一瞬间每个人都又会毫无保留的爱上自己的家。
       当然,“爱”与“恨”似乎永远是交织在一起的,衣食无忧的当下,关爱有加的当前,安安稳稳的当时,因为“恨”而选择离开了这个家。你“恨”它的“傻”,无论你做了什么,做错什么都无动于衷;你又“恨”它的“聪明”,这个世界都不曾懂你,这个家却将你的五脏六腑窥探的一干二净;你“恨”它的“沉重”,无力带走,只有“等你回来”;你“恨”自己爱着家,看着、盼着。
       家境平平便去追逐,家族显赫便去守护。传承是家生生不息的血脉,前人更比后人强,先祖遗训记于心。如果说人活在世上是为了在这大千世界走一遭,那么他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的痕迹便全部流淌在家族的血液里。小则一家一户炊烟寥寥,大则万里河山奔流不息。燕子都是向往着蓝天的,但是飞翔一番依旧会归巢。无论有过多少次客走他乡,终是为了心中的那次还乡。
       也曾有过对家的抗拒与不挂念,甚至对家抱以怀疑和畏惧。可能是没有看清自己,亦没有懂得自己于家存在的意义。有些人总抱怨着家禁锢了追逐梦想的步伐,殊不知是自己踩着摇摆不定的脚踏车还让人不忍心放开双手;有些人厌倦着家的传统甚至一言一行都想去挣脱,却不知是家造就了他,而他也可以去成就更契合自己家;有些人为了家不顾一切,却不懂得自己安好才是对家最大的回报。家并不是完美的,但绝对是美好的,无论于谁,无论在哪。
       二十个小时的车程,我来到了一个黑夜里走路为避免磕碰总是小心翼翼,时而嘈杂的让人心乱,时而安静的使人发慌的地方,我对这里的温度并不敏感,穿多穿少似乎都在碰着运气。但是这里也有一叠葵花子、一叠咸花生,那盘里的糖果是没见过的包装纸袋,只是茶要自己泡,热水时有时无,那张床也稍有偏硬。在归来的路上我在想,我要在这里干些什么才能对的起那二十个小时的车程,才能放得下家里的那碗小炒肉。于是我吃了瓜子,剥开花生,拆了一颗糖,泡上一杯茶水像解药一般一通服下。坐在办公室的软椅上,没了旅途的疲倦,也没了牵肠挂肚的思念,就如同躺在家长的沙发,竟有点小倦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