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2 04:46 星期一

文化园地

员工文化
员工风采
摄影随笔

员工文化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园地 > 员工文化 > 正文

明月夜,不期归

来源:长沙地铁6号线项目   作者:陶品澄   摄影作者:   编辑:八局铁路   阅读:185   更新:2018年09月21日  
       “若还乡谁为扶柩,效洒脱风流,埋荒草,寒鸦为友”。临睡听歌,随机播放了这首听了无数遍的《千载名》,一份怅然自心底而生。
       五年,走出家门整整五年。五年前的秋天,第一次背起行囊,离家千里,来到昔日不毛之荆蛮,今日文化之盛极的湘楚;五年前的中秋,第一次没有陪家人,而是与一群初识的,来自天南地北的同学共度。
       五年的时光,足够沧海桑田,老去的一辈接连殁去,“壮士归来,恋我禾谷,魂魄何去,卧我黄土”,黄泉路远,一缕游魂姑且入土为安。五年的时光,亦足够恍如隔世,第四代生命接连呱呱坠地,又勃勃生长,延续着一个家族生生不息的生命力,“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月有盈亏之日,人有更代之时。五年后,又是一个中秋,月依然是旧时的月,赏月的,依然是孑然飘零在外的人儿,牵绊的,依然是难以归去的故园。
       “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龙驾兮虎服,聊翱游兮周章。”每每念起《九歌》中的这几句,都羡慕屏翳的无所拘束,可立万仞云端,可睥睨天下山河,那样,归乡的路便再也无所阻。平日里的生活,大概可以用“除了工作只剩一塌糊涂”来形容,虽然常告诉自己给自己留点时间和空间,别学商君做个极臣,但每当一门心思沉浸在工作中,对着电脑前一串串数据,便全然忘了自己还在尘世,忘了日子,顺便也忘了诸多节日。唯有每个深夜走出办公室,方又回到人间。传说列子御风而行,而我,估计只能驾驭11路和100路了。若何日能如天上流云随风万里,大概横绝冀州是足够了,然则到那时,以一个工作狂的心态,谁又知道会不会依旧“极劳心兮忡忡”呢?
       转眼,又一个中秋临近,深夜偷个闲,独自跑去湘江之畔,凭栏眺望溅溅而去的江水,举头是皎皎的明月——蓦然想起,这光景,竟少了昔日热烈的烟花。而上一次来赏烟花,刚刚好也是中秋,中南人在中南度过的最后一个中秋,而那次,亦是独身一人。“秋水凉,烟花烫,梦倦在他乡。”十年前,这首《御剑江湖》唱出的是老玩家们的情怀罢;而如今,此情此景,这几句词恰到好处,直道出游子内心最深处的乡思。春节的时候,匆匆数日,未及和老友们叙旧,而今本应团圆的日子,兄弟数人,死党几个,又是缺了我这个他乡之客,不亦悲乎。
       前段时日,听闻家中业已搬迁,原址已无一户,俨然一片荒野。从此,那红砖红瓦,真真正正只能存在于梦里了。待到归来的时候,真的是策马故里,不识往昔了,到那时,只得洒尽一杯烈酒,和着簌簌絮雪,化作满地落梅。也罢,既然明月之夜不见旧地山河,那便姑且在白驹过隙前对酒当歌,一夜过后,继续为这个城市建立功业,待到布衣高冠之日,再锦衣夜行而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