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2 05:37 星期一

文化园地

员工文化
员工风采
摄影随笔

员工文化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园地 > 员工文化 > 正文

故乡的路

来源:深圳大空港项目   作者:刘忠强   摄影作者:   编辑:八局铁路   阅读:58   更新:2018年09月29日  
       黔北莽莽群山间,赤水河由南向北奔流而下。数百米长的激流险滩中,一艘顺流而下的大木船在滚滚波涛中时隐时现,绵绵不绝的大浪蜂拥而至,大船一会儿被大浪扑入水中,一会儿又从水中穿出,场景壮观又惊险。船头架着二十余米长的大型梢条,梢条两侧,十多个水手紧握梢条,喊着铿锵有力的船工号子,在大浪的扑击中往复摇动着梢条控制航向,与层层叠叠的大浪奋力拼搏。在整齐划一的船工号子中,大木船劈波斩浪驶向远方。
       这是唐国强1982年主演的电影《四渡赤水》的开场片段,也是赤水河两岸人民沿袭数百年来的出行方式之一。我的故乡贵州遵义土城镇,就坐落在赤水河东岸,是一个因航运而兴、因四渡赤水而驰名的千年古镇。这里曾经商贾云集,喧嚣热闹,曾经有盐帮、船帮、马帮、茶帮......,共18个帮派聚结古镇。发展到上世纪四十年代,老街上就有100多家商铺和地主,直到70年代,古镇上鲜有农村户口。
       83年前,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的围追堵截临危不乱,在这里与敌激战青杠坡、一渡赤水河,用坚定的信仰和鲜红的热血谱写了改变中国命运的壮美篇章。青杠坡战役虽然只进行了一天一夜,可在这里伤亡的红军,却是长征途中除湘江战役外,红军战斗减员最多的地方,牺牲红军2000多人。
       “青悠悠的河水绿油油的山,片片梧桐树,片片大麦柑(柚子树)”“桑木的鸡,二郎的酒,土城漂亮姑娘家家有。”民谣形象生动地描绘了小镇的景和人的美。小镇虽美,但它那落后的交通一直成了故乡人们心头挥之不去的痛。我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打记事起,人们出行的艰难曲折就深深印上心头。
       土城镇位于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西部,地处赤水河中游河畔,南接四川古蔺,北联贵州赤水,数条简易的黄土公路和绕城而过的赤水河,是人们走亲访友、贸易赶集的出行途径。
       由于交通的落后,两三百公里也感觉非常遥远,那时在我们的眼里,200公里以上就算出远门了。土城到遵义,全程250余公里,四分之三为黄土路面,顺利的情况下,也要耗时9个多小时。至省城贵阳,则需在仁怀住一晚,第二天下午方能抵达。由于交通状况恶劣,车辆故障、交通事故频发,乘客经常熬到两头黑,甚至饥寒交迫露宿山头,个中滋味难以描述。很久以来,土城都没有始发至省内大城市的班车,前往遵义和贵阳只能乘坐赤水始发的过路班车。春节后的返城高峰期,探亲和上学的人群叠加在一起,人们乘车格外艰难,眼巴巴地看着一辆辆满载的大巴绝尘而过,常常数日难以成行。
       逢年过节的走亲访友,在我记忆里既盼又怕,盼的是亲戚家既好玩又有好吃的,怕的是路途的遥远。我家的亲戚多在周边的村镇,近的几公里,远的三十多公里,最远的在四川古蔺,因为交通不便,走亲访友基本靠步行。
       小学一年级的春节,住在古蔺永乐镇的堂姐携两女儿来我家拜年,几天后,我和姐姐和她们一起回拜。上午十点左右,我们一行五人出发了。我家在习水三中,半小时后来到浑溪口上游500米处的轮渡口,已记不清等了多久,才坐轮渡过了河。上岸后,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不见客车的踪影,向路人一打听,才知很久没客车跑了。堂姐说,坐车指望不上了,只有走路了。听到堂姐这么一说,我头顿时就大了,两个和我差不多大的晚辈也愁眉紧锁,这一路有近30公里呢,那不走到天黑啊!但堂姐是军人出身,说话做事向来雷厉风行,说一不二,我们也只好默认,硬着头皮向前走了。
       公路是黄土与石子的混合路面,因为没有车辆通行,并没有飞扬的尘土。天气阴偏晴,气候宜人,一家子走在路上有说有笑倒也不觉得累。大约两点,走到同明公社,近三个小时的行程,未见一辆车经过,乘车的希望渐渐破灭。过了同明后,沿着慢慢向上延伸的公路,又走了两个小时,到达了醒明公社的大山脚下,堂姐指着远处的山顶发话了,不走公路了,呆会儿从这里翻山过去,现在就地休息,吃点东西赶路。吃饱喝足,我们开始爬山。山的坡度约有五十来度,好在草木较为稀疏,小径因为走的人多,并不难走。一行人爬一会儿,歇一会儿,两个多小时后到达了山顶,山那边的四川太平镇已尽收眼底,如果是只鸟儿,从山顶到镇上,估计也就是七八分钟的时间。此时暮色已至,为了安全起见,堂姐没有再让我们休息,催着大家快走。尽管我们已经加快了下山的速度,但还未到山脚,天已全黑了,我和小我二岁的外甥女已走不动了,两位姐姐把我们背起,我们五人打着一支手电,摸索着向山下走去。快8点时,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终于跨过了川黔边界的大桥,入驻了镇上的旅馆。此时,距我们早上从家出发,整整用了10个小时。
       故乡人出行的另一种常用方式,就是水路了。水路乘船,虽比陆路步行轻松,但却暗藏风险。赤水河滩多浪急,且载客的小船经常超载,乘船的村民很多居住在两岸山腰以上,多数不会游泳,经常都有人落水淹死。每年夏天,赤水河暴发洪水,平日四五十米宽的河面宽度陡变二百余米,河面浊浪翻滚,涛声隆隆,洪水声势令人生畏。那时土城镇上下游100公里范围内,都没有横跨赤水河的大桥,七八米长、一米多宽的木质人力渡船,是两岸村民必须乘坐的交通工具。
       1985年夏日的一天,赤水河洪水咆哮,波涛汹涌,对岸小坝公社红花村的村民到镇上赶集,踏上了让他们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渡船。艄公是个三十多岁的赵姓汉子,常年在水上打滚,见惯了风浪,面对滔滔洪水毫无惧色,依然载满了村民向对岸划去。渡河过程有惊无险,可在渡船抵达岸边时,出事了!船刚靠岸,近岸那一侧的村民争先恐后向岸上蹿,满载的渡船瞬间失去平衡迅速向外侧倾覆,也就十多秒的时间,船只迅速沉没,船上的村民全部落水,顿时呼救声、哭喊声响成一片。船老大临危不惧,跳入洪流中救起了几个,但大部分村民还是被无情的洪水夺走了生命。其中一位刚从师范毕业的女生,还是我二姐的中学同学,要知道,那时候考个中专、师范,可比考现在中等梯队的211、985难多了。惨案惊动了四里八乡,乡邻们闻听惋惜之余唏嘘不已。
       故乡落后、凶险的交通引起了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重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初,相继在土城镇下游5公里的文冲寺建起了一座可承载拖拉机通行的铁索吊桥;在当年红军长征一渡赤水上游二百余米的土城糖厂旧址,建成了土城大桥。从此,两岸人民再也不受河流的阻隔和河水的威胁,无论白天还是夜晚,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2010年9月1日,遵赤高速仁怀至赤水段开工建设,2013年11月29日零时全线正式通车,土城古镇结束了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从土城到贵阳或成都,从七八十年代的两天,到现在只需4小时就能到达。与此同时,村级公路建设也同步跟进,2017年底,习水县累计建设通村和通组公路近 3000 公里,实现了村村通硬化路,“看到屋,走到哭”的落后闭塞的生存环境已彻底成为历史。得益于举债修路和三年大会战,土城镇群峰村终于有了通村水泥路,从集镇到村里的 10.4 公里开通仅半年多,70% 的农户家中拥有了摩托车或农用车。当年愁着养大的山羊运不出的村民钱永东,现在还开起养猪场,买了农用车运饲料,也把养大的山羊送出去。
       好事接踵而至,2016年5月,以“贵州第一、中国一流、世界知名”为定位、全长153公里的赤水河谷旅游公路正式投入使用。它一端连着中国第一酒镇茅台镇,另一端连着世界自然遗产丹霞地貌赤水市,公路沿线串联起了中国红色文化精神圣地、世界自然文化遗产旅游地、中国山水康养旅游胜地、中国国酒文化旅游区、中国民族文化传承发展区等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景观等景点。
       土城古镇愈加美丽了,交通也更为便捷了,中外游客纷至沓来,故乡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人们来到这里,感受红军长征精神,缅怀革命先辈英勇事迹,观赏铁水龙灯的绚丽,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独特的人文景观,让游客们流连忘返。
       如今,土城古镇范围内已修建了4座跨河大桥,它们与绕城而过的高速公路和旅游公路,彻底改变了故乡落后的交通面貌,拉动了古镇红色旅游和生态旅游的发展。
        桥和路的飞速变迁,让美丽的故乡日新月异,一天一个样。
Top